You are here

协调中亚铀遗留场址治理工作的新战略性总计划

源自《国际原子能机构通报》
,

吉尔吉斯斯坦迈卢苏采矿场治理前后的铀尾矿。新批准的战略总计划确定了将对该地区七个前铀矿开采场进行的治理工作。(照片:欧盟委员会(左),原子能机构(右))

上周发布的战略性总计划 将有助于加速中亚前铀矿的治理工作。有了必要的资金,最高优先级的场址在几年之内就可以得到治理。

该新计划是在原子能机构的领导下与来自该地区和国际组织的专家合作制订的,为以及时、协调一致、具有成本效益和可持续的方式开展治理活动提供了一个框架。该计划以欧盟资助的环境影响评定和可行性研究以及国家原子能公司完成的研究为基础,确定了该地区的热点和治理优先事项。它还提供风险评估和费用概算。

铀矿开采遗留场址位于费尔干纳河谷地区,该地区拥有1400万人口,是中亚地区最肥沃和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之一。锡尔河是该地区的主要河流之一。该战略性总计划突出强调的项目的目标之一是促进地区合作,以及为加强该地区的稳定和安全作出贡献。

该文件将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七个前铀生产场址确定为最高优先治理场址(见地图)。除了已经筹集的3000万欧元之外,还需要约1.3亿欧元来为治理工作提供资金。欧盟委员会正计划在2018年底召开一次高级别认捐会议,以吸引对环境治理账户的捐款。该账户由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管理,将用于为上述七个场址的治理活动提供资金。

少数地方和地区已经开展了治理工作,但由于资源有限,其目的一直是遏制而不是清理污染。在该地区的其他场址已经开始进行国家原子能公司监督的初步治理活动。

负责该计划的原子能机构废物安全专家Michelle Roberts说,“该计划将作为一个路线图,通过将这些活动与明确宣布和商定的目标结合起来,促使在国家、地区和国际层面最大限度地将有限的可得资源用于治理工作”。

她说,将对该计划定期进行审查、重新评价和更新,以准确反映该计划的进展和优先事项。

采矿活动的遗留问题

铀矿开采场址建于20世纪40年代中期,当时很少有适用于最终寿期末管理的监管规定。这些场址被使用了几十年,然后在20世纪90年代被关闭。这些矿山和场址上的铀加工基础设施仍然含有放射性和剧毒化学污染物的残留物。

平均γ剂量水平在0.30微希/小时到4.0微希/小时之间,相当于半小时到四小时的全球平均天然本底辐射照射量。许多因素都可能导致污染扩散和积聚。

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环境保护和生态安全监管中心主任Baigabyl Tolongutov说:“由于位于容易发生地震、滑坡和洪水的地震活动地区,因此,在这些场址得到治理之前,仍存在污染物质排放到河流的风险” 。

他表示,这种规模的排放可能会对用水造成长期的限制,从而导致严重的缺水并对人民的健康和经济产生影响。它还可能影响该地区的稳定和安全,尤其是在放射性或有毒物质跨境运输的情况下。

联合国决议

联合国大会2013年的一项决议确认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治理方案,并强调国际社会有责任防止中亚地区的辐射威胁。Tolongutov强调,解决过去的铀矿遗留问题对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也很有帮助。“治理计划将通过发展技能和增加就业来促进长期的社会经济发展。”

该战略性总计划由原子能机构铀遗留场址协调组秘书处制订,并得到了欧洲联盟联合资助。

本文刊登在20186月《通报》版《铀:从勘探到治理》

 

上次更新: 2018.11.23

保持互动

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