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核安保的持久必要性

Lisa E. Gordon-Hagerty

一代多以来,对恐怖分子可能获取和使用核武器的恐惧已促使成员国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做出了一系列努力,以使核材料不被非国家行为者所触及。如果这些努力失败,几乎不需要想象力就可以预见将会发生的灾难性后果。正如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所警告的那样,核恐怖主义行为“不仅会造成广泛的死亡和破坏,而且会使世界经济摇摇欲坠,使数千万人陷入赤贫”。

进入新世纪以来,恐怖组织在纽约、马德里、伦敦、巴黎、布鲁塞尔、巴厘岛以及整个中东和非洲实施了难以名状的野蛮行径。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使用化学武器表明,如果可能的话,它将实施更为恐怖的暴力行为,其他恐怖组织也表示希望获得更具破坏性的武器,包括核能力。不幸的是,这种前景远非抽象。“基地”组织被认为在20世纪90年代一直在寻求核武器,自那以来,在大约20多次行动中,阻截了脱离监管控制的武器用核材料。

尽管制造核装置需要大量的资源和先进的科学和工程技能,但我们认为这些障碍无法无限期地阻碍恐怖分子。要保证这些恶毒的行为者永远不会获得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唯一可靠的办法就是防止他们获得核材料。

美国及其伙伴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在过去十年里在确保世界各地核材料和放射性物质及相关设施安全或减少其脆弱性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仍有许多工作要做,而且由于这一威胁不分边界,因此对抗这一威胁的努力必须真正具有国际性。作为世界核安保首席协调员,原子能机构是协助各国改善核安保、实现和平利用核能不可或缺的全球机构。因此,2020年2月举行的“核安保:保持和加强努力”国际大会(2020年国际核安保大会)是加强我们防止使这些材料落入恐怖分子手中的承诺的适当时机。

由于原子能机构是仔细审议并解决问题的良好场所,2020年国际核安保大会是促进国际核安保的一次重要机会。会议为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级政府官员和核安保专家提供了一个论坛,使他们能够分享成果和最佳实践,评价当前方案和提出新方案,以及确定未来的核安保优先事项。

然而,尽管2020年国际核安保大会对于全球核安保将是重要的,但它是更广泛、持续努力的一个组成部分。2021年,原子能机构还将主办2021年《核材料实物保护公约》修订案缔约方大会(2021年“实物保护公约”修订案大会)。扩大1979年“实物保护公约”范围的修订案于2005年通过,其中包括大幅扩大对保护国际运输中用于和平目的的核材料的原有要求,使之包括对国内使用、贮存和运输中的这类材料的保护。“实物保护公约”修订案于2016生效,是国际核安保制度的基础。它是涉及核材料和核设施实物保护的唯一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截至2019年底,仍有近40个“实物保护公约”缔约国尚未批准该修订案,我鼓励所有尚未批准“实物保护公约”及其修订案的国家在2020年国际核安保大会之前批准该公约及其修订案,正如美国引以为豪所做的那样。

最后,我敦促“实物保护公约”修订案各缔约方确保执行其规定。特别是,缔约国必须确保制定了必要的法律框架,以支持对核材料的有力实物保护,并将盗窃或走私核材料等一些行为定为犯罪行为。这样做对于“实物保护公约”修订案所涵盖的国际合作至关重要,这些合作包括交换有关核安保威胁的信息,以及起诉或引渡据信在“实物保护公约”修订案范围内犯下罪行的嫌疑人。

我们这些负责防止核恐怖主义的人经常问自己这样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如果发生这种袭击,我们希望自己采取什么不同的行动来防止它?2020年国际核安保大会和其他国际论坛制定的优先事项为改善核安保和使世界更安全提供明确的指南。现在需要的是把这些目标付诸实施并坚持我们对子孙后代的责任的意愿。

February, 2020
Vol. 61-1

保持互动

通讯